回忆—初识古北口之卧虎山长城印象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似是一眨眼儿功夫,已在古北口待了一年了。今日翻起旧文,看到一篇自己2年前写的关于古北口的短文,那时,诸多感觉,尚流于表面。

没有任何顾虑,背起包就走的旅者总是充满感性,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也更为深刻,曾经,很是羡慕这样的行者走的了无牵挂和自在潇洒。不曾想,自己在藏区游荡了两年之久回到北京时,也有朋友这样羡慕着自己。

那是2009年的冬天,已经忘记了北京刚刚下过第几次雪,正百无聊赖地不知该所往何处时,YA说:走!我们去古北口爬长城去!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古北口的名字,很是陌生,完全不知它位于何处。但对于我这个出行从不做功课的人来讲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当你站在那里时,你内心深处的感受。于是,风风火火背上包,YA又招呼来他几个朋友,Jacon—正在学中文的荷兰小伙,Nuwte—在读的西方哲学博士,Jason—在韩国当英语老师的美国人,我们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往古北口出发了。

车子行驶在京承高速上,两边的群山迅速往后移动,渐渐地驶过密云,山便有了形状。褐色的山体充满冬季的萧瑟与苍凉,原来从来不知道北京周边还有这般景色,自认为看过了藏区的大山大水后再也对这北方的山没有了感情,但当看到这一系山脉连绵不绝时,还是被震撼了一下。车子进隧道出隧道,行驶在群山之中,感觉一会儿功夫就到古北口了,抬手看表,自北京出发,也才一个半小时就到了,心想,还不错,挺快。

停好车,往卧虎山长城走去。YA有长城情结,所以,这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过来了。于我,关于长城,去过箭扣,被它的险峻惊讶的同时,也被它的游人如织惊讶了,呵呵,得原谅俺这个土人,在藏区地广人稀的地方呆惯了,乍一看到那么多人还真有些眼晕,从此再也没去过那里了,还是喜欢清净的地方。自卧虎山景区门口上山到长城边上,走路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,路过吕祖庙,歇息,心里琢磨着要是夏天,这里可真是个乘凉的好地方,坐在寺庙的台阶上,向东望去,对面就是蜿蜒迂回的蟠龙山长城,脚下是密云水库的上游—潮河水,寺庙周围绿树成荫,鸟儿欢叫,在此处歇上一阵儿,便觉神清气爽。过吕祖庙,拐个弯儿,就到了卧虎山长城的第一个敌楼,已有半边完全倒塌,满目城砖遍布地上,残破,苍凉,再加上未化的残雪,呼啸的北风,一番感怀山河破的情愫油然而生。没有久待,怕过于沉重,便朝前继续走去。越走越觉苍凉,这里与箭扣不同,箭扣长城虽颓废破败,但仍有苍苍树木相伴,便有了些许生机,但这里,城墙两边都是低矮的灌木丛,颓败的城墙上已然无法行走,只有沿着城墙根儿缓缓前行,这段长城已经毁坏的很是严重了,残破的城砖和石头裸露着,像是对世人诉说着这几百年的沧桑,这一路经过的敌楼也是各不相同,有扁形的、圆形的、半边的等等,真是每到一处都留恋很久才离开,这中间休息的时候,听见火车的轰鸣,原来在卧虎山脚下还有一个小火车站,北京至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火车便经过这里,火车轰隆隆经过一个又一个隧道,伴着这残破的长城,真是恍惚间不知身处何时何地,古老与现代就这么紧紧融合在一起。继续前行,到了第七个敌楼处,此敌楼保存的比较完整,进的敌楼里面,尚有几方平地,心里便又琢磨着要是夏天就可以在这里露营了。就如此走走停停,不知不觉3个多小时过去了,若不是YA当地的朋友老庞催促着回去吃饭,我们估计还会继续往前走去,因为站在第七个敌楼处往前望,更是陡峭险峻,雄伟壮观,看来,只有等下次再过来继续爬了。

下山很快,小路就在敌楼的左手边,顺路下山,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到了铁路边上,上车赶去古北口镇上吃午饭。老庞真是热情,竟然在政府里招待我们,席间,听他说起卧虎山的来历。传说明朝大将戚继光率领士卒民夫在此修建长城,但这段山势险恶路途艰难,山崖险的连老鹰飞上去都无处落脚,更别提修长城了。于是,他对负责这段长城的总管说:只要这段长城能在一年内完工,就奖给你九缸十八锅金子。总管想尽办法终于提前一个月修好了这段长城,但因昼夜劳累,他和士卒都累死在山上了。戚继光不负诺言,就把九缸十八锅金子埋在了山崖下。过了些年,从南方来了几个寻宝的。正竭尽全力挖着金子呢,忽见山崖一片火光,从火光里扑出两只老虎,那寻宝的就不见了踪影。不一会儿,在长城的西边山顶上,卧下了两只老虎,一只头朝东,一只头朝西,互相对着变成了石头。有人说,它们是从天上派下来守护金子的,后来,当地人就把这座山叫“卧虎山”了。民间的传说总是充满神性,听着也很有意思,呵呵。

吃过午饭,便有时间在古镇上逛逛。这个小镇安静、惬意,街上见不到几个人,青石板铺就的小路总是很干净。还有几座小庙,药王庙、财神庙等等。因没有多少时间,便只去了杨令公庙,庙里的管理员对着Jacon说:你听得懂中文吗?要是听得懂的话我就跟你讲讲这里的历史。Jacon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老人家就开始滔滔不绝讲开了,颇有一种自豪感。

时间飞快,转眼已是下午了,想着还要赶回北京,便匆匆告别古北口,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这里的历史,便要离开了,有些仓促,但也好,想着下次有时间再过来,体会它的不同。

此条目发表在 古北口, 客栈, 长城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回忆—初识古北口之卧虎山长城印象》有 2 条评论

  1. Edison 说:

    Exelemtry helpful article, please write more.

    [回复]

  2. Joji 说:

    And I was just wodirenng about that too!

   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